重建NIKE的遠古時代

Cinema 4D 在 勝利之神─Nike的神廟重建專案中脫穎而出

 

在希臘神話故事中,Nike是賜與在戰爭、體育、詩歌、藝術領域的人們勝利的勝利女神,不論奮鬥過程有多辛苦,只要有Nike的陪伴,人們終究會取得勝利。Nike出現在戰場、賽場、舞台上,獎勵勝利者榮譽和名望。集速度、力量和勝利於一身的Nike在希臘和羅馬文化中是相當有名的女神,因此許多物品也使用他的肖像進行裝飾,像是花瓶、裝甲、硬幣、頭冠、寺廟甚至是頒獎台都有他的身影在。儘管對於Nike女神的崇拜文化已經消失多年,但是Nike仍然對於現在文化有許多影響,最明顯的便是裝是在獎盃、戰爭紀念館和引擎蓋上的有翅膀的勝利女神,或許Nike就是勞斯萊斯引擎蓋上裝飾物的靈感來源。

為了把Nike故事告訴更多人,英國的藝術家John Goodinson和美國的建築學家Peter Schultz共同創建了國際紀錄專案,設立了美學和考古的標準。Goodinson之前是在一間曾為Aliens 、Leaving Las Vegas製作電影特效的公司擔任圖象設計師;Schultz則是主要研究希臘遺跡的考古藝術學家。Goodinson接手了坐落在雅典衛城的Temple of Athena Nike重建工作,Temple of Athena Nike建於西元前425年,和Parthenon, Propylaia, Erechtheion並列為古希臘最重要的歷史遺跡。前導專案叫做'Nike Is Now',一個包含Nike故事、紀錄片的預告以及神廟重建進度的網站。當然,其他著名古蹟也真實還原。

Goodinson說「團隊是將建築用3D分析後再重新調整模型、建造,尤其是這個模型正好給予我們獨特機會去測試神廟毀損的美麗護欄,而這個護欄表現了勝利女神的各種美麗姿勢。現有神廟的正進行西側的前庭、女兒牆和勝利女神在屋頂上的雕刻修復,而西楣是唯一一個倖存的建築物件,現正存放在大英博物館。」

Goodinson的技術挑戰在於要如何創建一個能夠接受不斷修正、調整的模型,幸好有Cinema 4D的XRefs,讓每個獨立的建築模型都能輕鬆管理。所以在早期,團隊就決定要使用低面數的模型,如此一來整體的細部雕刻就很容易調整,像庭柱的雕刻就是最佳的例子。庭柱的細部必須跟現有的一樣,而且我們總是從一定距離觀賞,所以多邊形建模是必須的。最後Goodinson使用Cinema 4D Visualize創建模型並且雕刻模型,他說「Cinema 4D的Polypon工具(延伸、刀、筆刷工具)都能讓面數更平滑,我們運用他的強項來完成最耗時的細部雕刻工作。」

Goodinson說得一點都沒錯,同時構建這些錯綜複雜的雕塑一個多邊形是一個艱苦的過程。舉例來說,女兒牆上Nike的頭就花了20個小時、Nike與牛一起的雕像就花了40小時、神廟的前庭就花了160小時!!然而,調整和修改楣模式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因此很難為每個模型擬定一個完整的生產計劃。當然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從自己所拍攝的照片中分析、修改模型。

Goodinson從沒想要用其他軟體製作這份專案,Goodinson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我以前有用過其他軟體製作別的專案,但是那些軟體的retopo工具沒有辦法做出最好的網格,也就是說我後來都用多邊形工具製作模型。你必須要慢慢地、有耐心的製作每一個雕刻作品,總歸來說,我覺得Polygon才是王道。」

整份工作是先從Nike的前視圖開始進行,Goodinson先建立一個單一的多邊形模型和粗略的輪廓,然後再將網格對準網格到原來的輪廓。接著再切換到透視圖,然後他用額外的參考材料和調整網格的深度。「我在藝術學校的前三年幾乎天天都在練習寫生,這種空間概念的練習是對於理解3D是相當有幫助的,尤其是人物的描繪。」

Goodinson不只製作神廟的庭柱、改建了周圍華麗的欄杆還製作網頁上的巨大雕像以及錯綜複雜的雕塑品、Nike坐著的雕像還有雅典娜跟宙斯的金色雕像。宙斯完全是由Goodinson建造的,雅典娜則是部分依據Goodinson從大英博物館取得的低分辯的模型再重建而成,雅典娜的頭、手、上半身和姿勢則是Goodinson親手建作。顏色和貼圖材質部分,Goodinson大量使用多邊形選擇標籤,使他能夠很容易地改變顏色。這對製作雕像來說是絕對必要的技能,因為希臘的雕像多是使用大量的飽和色彩繪製上色,其中最常使用的顏色就是紅色和藍色了。

整個雅典衛城遺址的模型是基於Goodinson自己在雅典拍攝的圖象,再加上側立面圖,並從過去的100年的模型資料修改。Goodinson 表示「最好的拓撲資源是在牛津Ashmolean博物館收藏的雅典衛城的石膏模型,沒有任何的數值可以使用,不過這個模型已經修改過很多次了。」周圍的景色被填充了簡單的多邊形形狀的建築物和樹木,這些樹是使用網路上現成的樹(Snappy three, https://snappytree.com/)。專案最後步驟是建造具有凹凸貼圖的大理石紋理,增加真實感的景觀和具有時代感的石雕。Goodinson使用全局照明與輔助光映射來展現出,特定的紋理環境光遮蔽和特別渲染。耗時4年製作的'Nike Is Now'的CG作品終於完成,現在是處於一個「逐漸完成」的狀態,這些東西將會依據建築和考古的觀點調整修改。

對Goodinson來說,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必須花費很多心力去準備,就像是Dürer所說的,當你靠的越近,就有越多細節需要完成!

Goodinson 是在2000年第一次使用Cinema 4D R9,一直到今日,他仍然每周都使用Cinema 4D。對她來說Cinema 4D就像是藝術家的創作天堂,能充分發揮想像創造力。‘Nike Is Now'使用Cinema 4D版本跨越了R12到R15,現在更來到了R16版本!Goodinson說「R16版本的新功能對於建造這種專案來說真的是如虎添翼,尤其是新的Polygon工具更是令人感到驚艷!不僅能夠自由的上色、增加、延長多邊形線條,尤其是在做頭髮和衣服的地方,這個真的很困難。不過也因為這些工具真的讓工作流程輕鬆很多。不過對我來說真正改變遊戲規則的是反射通道,能作出多層次的反射精準呈現真實世界的材質感覺,特別是大理石材質。這個專案完全展現出Cinema 4D R16的優點和我們團隊的製作能力,完美呈現古典建築的經典美感。」

專案連結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