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的CINEMA 4D製作─《微小的折磨》

 

 

https://www.maxon.net/uploads/RTEmagicC_CINEMA_4D_New_in_R15_Team_Render_02.jpg.jpg

David Lewandowski總是願意選擇混亂勝於無聊,《微小的折磨》(Tiny Tortures)是由他為Flying Lotus所發行的Until the Quite Comes執導的超現實視頻,透過不完全手法來進行詮釋。這部具有黑暗魔法的影片,故事情節清晰且強烈,由一位棒球選手Elijah Wood,透過藥物來減輕他因為一場車禍而害死女友以及失去一條手臂的罪惡感!透過藥物來腐蝕悲痛,並對於他失去的手臂產生了一連串再生的幻覺。

除了執導《微小的折磨》,Lewandowski更透過MAXON CINEMA 4D處理了許多特效和動畫。而他眾所皆知的著作像是《創:光速戰記》以及《遺落戰境》。Steven Ellison(即Flying Lotus)透過Twitter而連繫上的,Lewandowski笑著回憶說:「Steven想要學習更多的動畫,於是想尋找CINEMA 4D中的翹楚,於是有人就將他介紹給我。」

當他們倆個見面後,開始在美國洛杉磯談論藝術以及他們愛的亞洲電影,尤其是日本的動畫,並為《微小的折磨》定下了幾個提案和鏡頭測試,Lewandowski承認,他起先擔心這專案是否太過黑暗了,但他回憶:「這是關於午夜、純粹黑色的歌、且非常的真實,所以我們仍決定用它!」

Elijah Wood是Flying Lotus 和Lewandowski共同朋友,他欣然同意這項演出,在視頻裡,他躺在黑暗之中,床頭櫃有著打開的藥罐子以及散落的藥物,突然之間,零錢、吉他匹克到棒球以及手機開始漂浮並向他聚集,形成了一隻機械手臂。概念藝術家Ben Mauro設計了這支手臂,並與Lewan dowski 和freelance creative團隊齊心協力的完成動畫。

https://www.maxon.net/uploads/RTEmagicC_CINEMA_4D_New_in_R15_Team_Render_02.jpg.jpg

幻想中的手臂
Dustin Bowser負責監督《微小的折磨》的許多特效,使用到了CINEMA 4D個骨架以及動畫效果,另外他們在極微弱的燈光下拍攝,所以Lewandowski設計和建造了可以適應如此條件的骨架,而實際的手臂是使用矽膠製成,並利用Agisoft Photoscan來進行掃描,並將其交換至CG影像中,「我想拍攝得越暗越好,所以利用個位數的燭光效果,讓一切籠罩在陰影中。」Lewandowski回憶。

為了做到這點,Lewandowski將手臂骨架包含可調光的LED進行升級,以確保良好的可見度,並排除圖板圖像的光汙染。額外的LED則是使用在房間中部份陰影來增加視差訊息的攝影機追蹤合成。而手臂的動態捕捉可說是非常的直覺,Lewandowski 說:「我們有時候會使用假的手臂,並以數位來壓縮像數掩蓋真實的手臂。」

角色技術總監Bret Bays及骨架技術總監Patrick Goski想出了一套骨架解決方案來使其進行長出,雖然CG手臂的骨架工作既緩慢又艱難,但終究是完成了。Lewandowski回憶:「這是個偉大的骨架架構,我們必須進行建模,並購買許多資源,從零到有的創建導線,非常的繁瑣!但Xrefs功能讓一切化險為夷,並讓專案更易管理。」

Lewandowski也將其歸功於Gosk使用了CINEMA 4D雕刻系統來創建漂浮的碗和梳妝台上的硬幣,製造出引人注目的鏡頭。這個想法是由硬幣從碗裡上升,並以雙螺旋的結構向Wood飛去。他說:「Patrick大約做了100組雙螺旋動畫仍覺得看起來鬆散且抽象,使用了MoDynamics後才有了真正能夠掌握!」


David Lewandowskis website: https://dlew.me
Making of video: https://dlew.me/Flying-Lotus-Process
Tiny Tortures video: vimeo.com/54585743

https://www.maxon.net/uploads/RTEmagicC_CINEMA_4D_New_in_R15_Team_Render_02.jpg.jpg

<上一則下一則>